茨崽麻麻爱你!!!

沙雕智障写手

轻功4.0伞爹对霸霸的那个嘲讽脸!!!!!我磕爆!!!!!霸霸日他!


佣杰,拿jio开的车。
我流佣杰,ooc可绕庄园一圈。
没有标题,图片上的就是是我为了区分做个标记
懒得做超链接了要是图糊传地心再做

【恺楚】名为分手实则秀恩爱

夫夫床头吵架床尾和

吵架理由大概是隼安东尼老是掉毛bu

ooc我的

以下所有文字是我拿jio敲出来的,有bug我改

师兄 is rio!!!!

“恺撒。”

楚子航陷在柔软的被褥里,肩膀被恺撒制住有点疼。他冷冷淡淡的开口喊了一声意大利人的名字,语气里带着些威胁。

这本该是个旖旎的场面,几个月未见的旧情人因为柏图斯而扶持着进了酒店,如果楚子航没伸手去够他惯用的长刀就更好了。

整个卡塞尔学院都知道,恺撒和楚子航已经过去式了。他俩打过闹过爱过,一路从格斗课打到了安珀馆的地毯上。曾经守夜人论坛上扒他俩坎坷情路的帖子置顶飘红,恨不得从还珠格格扯到甄嬛传去。他俩也不负众望的在教学楼前打了个啵,据知情人士透露还是个法式深吻。

就当cp党高举恺楚大旗时,他俩又分手了。楚子航和恺撒打了一场差点拆了房子的架,然后楚少爷就收拾收拾行李直接打了个飞的从意大利恺撒的别墅直接回中国了。

后来楚子航三个月都没见过恺撒,他在中国做一个勘测任务顺带给美娘热牛奶。楚妈妈很开心,在儿子脸上留下几个唇印,新买的迪奥999。楚子航一脸无奈的擦口红呢,大门就被推开了,他爹领着个骚包的外国人就进来了。

楚子航一看,这外国人有点眼熟。恺撒穿着一身唐装还提着些礼物站在那冲他笑,就跟女婿见岳父岳母似的。有那么一瞬间,楚子航很想把他打出去。

楚爸爸很喜欢恺撒,拉了恺撒就开始尬聊。恺撒一边完美的回答楚爸爸的所有问题,一边盯着楚少爷看,看的楚子航有种被人用眼神强奸了错觉。楚爸爸也注意到了恺撒的目光,随口问了一句:“恺撒你认识子航?”

恺撒微微一笑,笑得有点暧昧:“很熟悉。”

那可是熟悉,前男友能不熟悉吗。

楚爸爸一听一拍大腿说这就是缘分,一看天色又晚了又留了恺撒吃饭,说要和他好好聊两句。不聊不要急,聊了一会就有点上头,上头了楚少爷就被按进床上了。

“楚子航,我们这也算见过家长了,要不顺便去领个证?”

荣幸之至

樱井小暮x源稚女

他俩的绝世爱情我能嗑到老贼填完坑

ooc我的

if线谈恋爱的小甜饼

我好喜欢樱井小暮啊呜呜呜呜

源稚女的化妆教程开课啦

结尾圆了一下我的遗憾

最后,老贼出来挨打!


三月是非常适合出行的时节,淡粉色的樱花绽开落在少女的发间,宛如一枝昂贵的发簪。樱井小暮就是出行者之一,妖娆的龙马今天穿了一身粉色的和服,袖口绣着盛开的山桃。不得不说她是个很美的女孩儿,脸上涂着淡淡的妆,描的细长的眉挑动间便是无边风情。


这要感谢风间琉璃,他为樱井小暮准备了和服和为止相配的发簪,他总是能让他的女孩变得耀眼。眉毛也是风间琉璃亲手描的,他拿着和樱井小暮一起在东京街头某家叫不上来名字的饰品店买的眉笔在女孩眉间作画,认真的仿佛在对待艺术品。


笔画在皮肤上有点痒,樱井小暮抬起眼便撞进了风间琉璃的眼中。风间琉璃察觉到她的目光,冲她笑了笑。


似乎出来的日子不巧,周围到处是穿着制服情窦初开的女高中生,和心仪的男孩儿并肩坐着啃草莓味的冰淇淋。风间琉璃混在人群中央,伸手牵住了樱井小暮纤细的手腕。


“要不要去参拜一下?据说很灵的。”风间琉璃发出了邀约,手指着不远处被漆成朱红的鸟居。


樱井小暮当然不会拒绝他,于是他们在黄昏下晃动粗大的麻绳,留下几枚硬币许几个半开玩笑的愿望。樱井小暮和风间琉璃并肩走着,少女矮了他一个头乖乖巧巧的倒有些大和抚子的味道。


应该是很适合的结婚对象吧?


“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风间琉璃在一颗樱花树下停住,递给女孩一个草莓味的冰淇淋。


“荣幸之至。”


樱井小暮微微躬身,樱花被风吹落在她的发间,灿烂的仿若烟霞。不远处传来一声玻璃碎裂的声响,奏响了一曲和谐的戏剧伴奏。


【紳士組】繃帶上的血跡

放飛自我的鬼玩意

私設如山ooc我的

最後一句話之前傑克都是好孩子人格,最後一句壞孩子帶著一刀斬上線了bu


濃霧中的開膛手先生有一隻去掉爪刃就相當于殘廢的手,裂開的骨肉之中滲出血絲弄髒了纏著爪刃的繃帶。繃帶看上去髒兮兮的,可是約瑟夫不在意。他正在親吻傑克軟弱無力的手,爪刃被妥善的放在一邊的桌子上,畢竟傑克不想看到自己的戀人臉上再多一道裂縫。


雖然壞孩子叫囂著撕碎他。


陳年的血污入口不算太好,和約瑟夫口中殘留的甜品味道融合出來一股頗為詭異的味道,但是還不賴。約瑟夫這麼想著,垂下目光看到了還冒著熱氣的紅茶,那是莊園主的饋贈,很適合用作親吻過後貼心的收尾。


約瑟夫現在的姿勢可不算太妙,他整個人幾乎坐在了傑克腿上,裝飾著金色花紋的外套隨意的擱在一邊,上面放著開膛手先生的帽子。刚才紳士們已經胡鬧了一會權當佐茶的甜品,所以約瑟夫的襯衫被揉的散亂,傑克一低頭就能看到他鎖骨上的一個嫣紅的吻痕。


傑克忽然有些嫉妒,因為那是壞孩子留下的,那時候約瑟夫的腿還纏著他的腰,隨著動作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為了不打擾隔壁美智子小姐的睡眠,約瑟夫甚至差點咬破自己的嘴唇。傑克低下頭,唇貼上了約瑟夫冰冷蒼白的皮膚,在那枚吻痕下留下一個牙印。


約瑟夫衹是微笑著放任戀人的動作,傑克總是能給他驚喜。他非常欣賞開膛手先生的狠辣,爪刃開膛破肚的速度比他的刀還要快上幾分。同樣,對於好孩子近乎與吃醋的撒嬌態度,他享受于這個過程。他親吻傑克的唇角,唇齒間留著紅茶的香味。


他抬起頭,自傑克眼中看見了一片紅光。


上课上的昏头黑地总算把天狼最后一集看完了。叶夫老贼丧天良我和米哥共存亡,最后眼泪落在米哥眼睛上的画面我他妈哭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叶夫老贼的星空裤子是真的骚

【杰约】湛蓝

绅士组
不明所以的东西
ooc和bug都是我的

心照不宣的吻轻柔的落在发间,沿着冰凉又缺乏柔软的肌肤一路向下落在了约瑟夫咽喉处。穿着西装的绅士先生含着他的肌肤吮吸,留下一个小小的红印像是美人刻意勾画的红,无意之中颠倒众生。

这一场临时起意出现在一场出了差错的游戏之中,约瑟夫和杰克在破败的游乐场之中碰了面,他们以微笑掩盖了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诧,举起染血的刀刃洒下一路玫瑰花瓣落在发着灿蓝光晕的脚印之中。

伴随着一声惨叫求生者随着烟花被送回了庄园,本该结束的游戏却仍然在继续。亲吻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或许是在相触之后的眼神之后吧。

他们在马戏团的舞台上接吻,暖黄色的灯光笼罩了两人又逐渐化为惨绿。台下简单到有些简陋的座椅响起嘎吱嘎吱的声响,裙子被火焰烧掉一个角的洋娃娃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杰克将约瑟夫压上了柜子,漂浮着的云朵恰巧遮住约瑟夫嘴角噙着的一丝游刃有余的微笑。约瑟夫可是游离在时间之外的人啊,独属于他的泛黄老照片已经存在了六十年有余,这还不足以让他慌乱。

“啊,抱歉弄破了您的衣服。”

带着面具的绅士假模假样的道了个歉,尾音微微翘起丝毫听不出半点愧疚。他刚刚划开了约瑟夫的衬衫,锋利的爪刃甚至在他的皮肤都留下了一丝血痕。杰克低下了头,眼窝深陷的面具随意放在一边。传说中凶残的杀人犯有一张俊秀的脸,湛蓝色的眼睛含着伦敦的雾。

杀人犯先生张开嘴伸出艳红的舌头,凑近约瑟夫早已不再跳动的胸膛舌尖一卷将缓缓渗出的血液收进口腔里。细小的伤口被粗糙的舌舔过,带起一丝麻痒。约瑟夫不收控制的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对着杰克暴露在空气的脖子下了嘴。

“没关系,这样就算扯平了。”

约瑟夫伸出拇指蹭掉了嘴角的血,报以一个微笑。

朝廷走狗又在残害忠良啦!

其实切光的那篇囚禁,我写的时候脑补的是柯基切愤怒的拆家。光总:当然是像个爸爸一样原谅你

我想,薅光总呆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