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崽麻麻爱你!!!

沙雕智障写手

【杰约】湛蓝

绅士组
不明所以的东西
ooc和bug都是我的

心照不宣的吻轻柔的落在发间,沿着冰凉又缺乏柔软的肌肤一路向下落在了约瑟夫咽喉处。穿着西装的绅士先生含着他的肌肤吮吸,留下一个小小的红印像是美人刻意勾画的红,无意之中颠倒众生。

这一场临时起意出现在一场出了差错的游戏之中,约瑟夫和杰克在破败的游乐场之中碰了面,他们以微笑掩盖了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诧,举起染血的刀刃洒下一路玫瑰花瓣落在发着灿蓝光晕的脚印之中。

伴随着一声惨叫求生者随着烟花被送回了庄园,本该结束的游戏却仍然在继续。亲吻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或许是在相触之后的眼神之后吧。

他们在马戏团的舞台上接吻,暖黄色的灯光笼罩了两人又逐渐化为惨绿。台下简单到有些简陋的座椅响起嘎吱嘎吱的声响,裙子被火焰烧掉一个角的洋娃娃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杰克将约瑟夫压上了柜子,漂浮着的云朵恰巧遮住约瑟夫嘴角噙着的一丝游刃有余的微笑。约瑟夫可是游离在时间之外的人啊,独属于他的泛黄老照片已经存在了六十年有余,这还不足以让他慌乱。

“啊,抱歉弄破了您的衣服。”

带着面具的绅士假模假样的道了个歉,尾音微微翘起丝毫听不出半点愧疚。他刚刚划开了约瑟夫的衬衫,锋利的爪刃甚至在他的皮肤都留下了一丝血痕。杰克低下了头,眼窝深陷的面具随意放在一边。传说中凶残的杀人犯有一张俊秀的脸,湛蓝色的眼睛含着伦敦的雾。

杀人犯先生张开嘴伸出艳红的舌头,凑近约瑟夫早已不再跳动的胸膛舌尖一卷将缓缓渗出的血液收进口腔里。细小的伤口被粗糙的舌舔过,带起一丝麻痒。约瑟夫不收控制的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对着杰克暴露在空气的脖子下了嘴。

“没关系,这样就算扯平了。”

约瑟夫伸出拇指蹭掉了嘴角的血,报以一个微笑。

【杰约】下午茶

假车,八百字的废话二十字的车
约瑟咕真好看,确认过眼神是新老公
杰克也是老公
于是决定叫这一对老公组

约瑟咕咕咕咕

朝廷走狗又在残害忠良啦!

其实切光的那篇囚禁,我写的时候脑补的是柯基切愤怒的拆家。光总:当然是像个爸爸一样原谅你

我想,薅光总呆毛。

白藏主绘卷出场的源氏阴阳师是谁啊……

【切光】撕x现场

鬼切被晴明召唤下的切光
单纯想看高马尾穿浴衣的光总
前男友撕x现场
ooc比山高

  鬼切没想到会在这见到源赖光。

  今天是夏日祭,晴明给刷狗粮刷御魂刷觉醒的式神们放了个假,拖家带口的出去玩了。鬼切对这些没太大兴趣,漫无目的的跟着茨木他们走。鬼切以前也参加过夏日祭,他作为守卫跟着源赖光,烟花炸开时他一直在观察四周,以防主人遇到危险。

  他在捞金鱼的摊子前看见了源赖光,伤痛不能损他半分风华。他穿一身下摆绣着白槿的浴衣,长发束成高马尾。他还带了一位女伴,那是某位大臣的女儿,又漂亮温婉正刻正一脸兴奋的捞金鱼。

  源赖光一扭头,看见鬼切一行愣了一下,随后展开折扇微微笑了一下。鬼切认得这把折扇,那是某位为了巴结源家的人所奉上的。扇面用最好的笔墨绘了一副白梅,傲然立于风雪之中。只不过画工不怎么样,几枝梅花走了样,不是那么完美。

  鬼切盯着他嘴角的弧度看了一秒,伸手去摸自己的刀。他还没碰到刀柄,就被晴明阻止了。晴明低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收获一声嗤笑。

  “晴明哟,这才短短几天,调教的不错啊。”

  鬼切闻言冷笑一声,瞥了一眼拽着源赖光浴衣袖子的女孩。

  “您也不赖,这位是藤田家的女儿吧?”

  源赖光仍是在笑,下半张脸没在扇子的阴影里只给他留了个个高深莫测的眼神。这眼神多么熟悉啊,他曾在身体交缠的夜里和妖魔横尸的刀下见过无数次。如今物是人非,这一个眼神还是能掀起滔天骇浪。

  他有些情不自禁,源赖光像是一块巨石投进了湖泊里带出无数涟漪,久久不能平息。他上前一步,无数次的身体交缠在他肌肉里刻下了不能抹去的印记,他低下头想要亲吻源赖光。

  然后他的唇落在了扇面上。

  源赖光勾起一个笑,笑意里藏了一捧锋利至极的刀刃,一动就是鲜血淋漓。

  “你这样的刀,我还有七把。”

想磕切光的夹心饼干,觉醒切原皮切和光哥扔一起来个大乱炖。觉醒切毫无顾忌按倒就是干,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弄死光哥。原皮切心疼的呀批差点拿刀和觉醒干起来,跟护崽似的把光哥往怀里搂。后来玩双龙,觉醒切按着光哥腰一冲到地,原皮切一边吻一边慢慢的进去生怕光哥疼。一夜十四次之后,光哥觉得自己有些肾虚,腿肚子都发抖,一气之下俩直接捆一块扔出去。
鬼切:我错了下次还敢

【切光】网

觉醒切
囚禁,光总捆了鬼切然后被这样那样
没完,后续随缘
ooc我的
产粮玄学救救我

光总真好吃

看把我们尤里冻的,腰带都当围巾了。大雪天衣裳敞穿,讲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