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崽麻麻爱你!!!

沙雕智障写手

【雨师篁x宣姬】标题只有聪明的人才能看见

魔女聚会paro!
ooc我的
全篇瞎鸡巴扯

雨师篁捡回一个小孩。那小孩是个乞儿,雨师篁看着可怜顺手给拎了回去。小孩带回去给洗了澡,收拾干净倒是个美人胚子。她说她叫宣姬。

时光格外优待雨师篁,七八年过去了,宣姬长成了一个明艳的美人,雨师篁还是以前那样,皱纹都没多一条。

倒是宣姬变化可大啦,她穿大红色的衣衫,有着火一样的热情和生气。她梳着少年人最流行的发髻,扬着颈子宛如众星捧月的公主。她本来就是人群的焦点,一袭红衣成了不少人的心头的朱砂痣。

雨师篁进屋时宣姬拿着狼毫笔,笔尖亲吻宣纸留下潇洒字迹。宣姬的字是雨师篁亲手调教的,当时她握着宣姬稚嫩的手,一笔一划写下了两人的名字。

“你有事找我?”雨师篁看着宣姬笔尖勾勒出最后一个银钩才开了口,宣姬撂下笔拿过软布擦拭干净手上不小心沾染的墨迹,抬眼撞进雨师篁的眼眸深处:“我想,出去看看。”

雨师篁愣了愣,才慢慢点了下头。这孩子从来是不能拘泥于雨师乡这片小小的天地的,她应该在十里红尘里起舞。

宣姬离开时下了小雨,雨师篁打一把绘竹的油纸伞亲自送她离开。

再见宣姬是在沙场狼烟中。

那时恰巧故人邀约,雨师篁途经须黎国,不想在两军交阵处见到了故人。宣姬长枪银铠,带着股睥睨天下的傲气,呛人的血腥味也不能损她风华分毫。约莫着时间还早,雨师篁干脆停了片刻,看着宣姬策马扬鞭。

这个时节的天气总是像三岁孩提,方才还和颜悦色的不过须臾就起了风。起风倒是不要紧,就是雨师篁为遮风沙的面纱给扬起来了。雨师篁下意识伸手去够,不想一抹大红颜色闯进眼底。

轻柔面纱被女将握在手里,宣姬冲着雨师篁眨了眨眼。这时天气有放晴了,纤长睫毛被阳光照出蝶似的阴影,扑闪扑闪的振翅欲飞。

那一瞬间,雨师篁有些庆幸她这孩子带回了雨师乡。

战场一别又是三两年,具体多久雨师篁记得不甚清楚,反正她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早已不会刻意去记了。那一年与君山鬼新郎给人捉住了,不是旁人正是宣姬。

雨师篁到时宣姬已经被制住,依旧是大红的颜色,只是双腿折断状若疯癫。她指天大骂,她问你为什么不爱我。

雨师篁现了身,抱住宣姬伸手拂去她面上沾染的脏污。

我的姑娘嗳。

我爱你。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