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崽麻麻爱你!!!

沙雕智障写手

【王者荣耀】【信白】光辉岁月

白龙吟x千年之狐
私设如山
小学生文笔ooc我的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精致的酒壶里盛放着醇香清澈的酒液,光味道就让人垂涎。还是半大小子的李白和韩信并肩睡在桃花树下,似乎被粉色的花瓣染上了颜色,画面竟有些旖旎。他俩旁边躺着一只酒壶。狐族好酒,青丘里不知道藏着多少美酒,这次李白专门偷了他老子的酒来与好友分享,一个不小心在树下一起睡着了。

后来李白偶然想起他老子说过那一次他俩睡都得特别熟,李白紧紧抓着人家不放。李白笑笑,抱紧了怀里有些破旧的被子。

刀光剑影掠过长枪与青莲剑一次又一次交锋,却始终拼不出个胜负。李白有些累了正准备将进酒跑路冷不丁被韩信抱在怀里,尾巴根被他拽着。韩信抱着他下巴搭在他肩上,说话时的热气喷在李白脸上痒痒的:“还没分出胜负,太白跑什么。”

李白撇了一眼韩信抓着自己尾巴的手,一脚踩上韩信绣银线描龙纹的靴子。韩信吃痛但没松手,继续抱着李白:“狐狸你跑不掉的。”韩信将人翻过来抱个满怀,往李白耳朵上吹了一口气笑看着白皙的耳朵染上粉红。

夜里风凉,李白翻个身抱着被子继续睡,少了老是环在腰间的手和背后温暖的胸膛他感觉有点冷。

烛影摇曳娇声软语,腰细胸大的女人扭着水蛇腰走到李白面前,手上拿着一只酒壶。纵然这本是风流地李白这样俊俏的男子还是少见。女人柔柔的手搭上李白的肩膀哄他喝酒,等他喝多了扶着他往屋子里走。眼看快要把人拐上自己的床,谁知李白突然被人抱起。

来人一袭白衣气质不凡,他抱起李白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内子不懂事,姑娘见笑了。”那晚红烛摇曳,狐狸带着哭腔的呻吟激的白龙咬下一个又一个牙印,像是标志。

李白接了姑娘递过来的酒,他的脸浮上了一层红晕。李白抱着姑娘纤细的腰肢,耳边是姑娘娇声问着公子可有婚配。李白拿起酒壶仰头喝尽,低声说着:“有过,不过现下……一人行走江湖。”

沙场风光不算好看,风一吹血的味道灌了一鼻子。李白站在城墙手握长剑,白皙的脸并着狐耳被血污了红艳艳的像是新嫁娘的红盖头。银铠的将军汇报着战况,每说一句李白的眉毛更拧一分。

这是最后的防线,若是破了便是亡国。

远方乌压压的大军压境,为首的那人白发银铠,正是韩信。不知道什么时候交上的手,长枪青莲像往常一样交锋,只是下了死力气。不知道谁的血湿了剑柄,终是力气不支青莲剑被弹飞。

白龙的枪尖指着狐狸的纤细的脖子。

一切都结束了。

无论战争还是他们。

评论

热度(16)